今天是2023年01月30日,欢迎您访问中国社区发展网!

中国社区发展网

一根细绳,引出视障者奔跑的路

想象一下

在长达42.195公里的马拉松跑道上

闭上眼睛

通过一根绳子

把自己交给他人

此时,你敢大步向前奔跑吗?

这根手腕上的细绳

叫陪跑绳

长约30厘米

一头系着视障者

另一头是守护他们的陪跑员

为了等身边的人

他们跑得很“慢”

马拉松赛道上

一位视障跑者常常需要三位陪跑员

一位负责领跑观察

一位通过陪跑绳牵引视障者

还有一位在后方确保安全

“我是他们的眼,也是他们奔跑的勇气”

上海“黑暗跑团”创始人程益说

跑团自2016年成立至今

有几千名注册成员

其中包括两千多名陪跑员

四百多名视障跑者

每周六

程益会组织视障人员

在上海世纪公园练习路跑

“周六的路跑

成了许多视障人士每周最期待的事”

“陪跑时,我的心都悬在他们身上”

程益坦言

作为陪跑员,一场马拉松下来比自己跑还累

“我要时刻观察视障者的状态

保持同频同步

还要随时留意前方的路况

有危险及时提醒身边的视障者”

 今年是程益做陪跑员的第六个年头

“看到他们在自己帮助下

一天天变得开朗

愿意走出来、跑起来

就是自己一直坚持陪跑下去的动力”

23岁的双胞胎兄弟殷天保和殷天佑

都是“斜杠青年”

他们是盲人咖啡师

也是马拉松跑者

“保佑”兄弟自小就完全失明

但这个世界的五彩缤纷

却并未与他们擦肩而过

这对双胞胎

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此前,天保、天佑两兄弟

作为盲人足球队队员

曾代表上海参加了全国残运会

而在2019上海国际马拉松赛上

20岁的他们顺利完成了全马首秀

当记者问

“对你而言,跑马拉松难吗?”

弟弟殷天佑回答:

“其实不难”

“唯一对我们来说困难的,就是你自己想不想跑”

“迈出自己心头的那一步,你就走出来了”

天佑从2016年开始接触跑步

每周,天佑都会在空余时间

和自己的陪跑员练习路跑

“任何人都是从3公里、5公里开始跑

再到半马、全马,我们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时间久了,两个人的步伐、手势

几乎可以做到完全同步

“我甚至感觉不到陪跑绳的存在”天佑说

回忆起上一次马拉松经历

天佑很是兴奋

奔跑在马拉松的跑道上

“我能听到,也能感受到场边观众的加油声

感受到有选手从我身边超越

有选手被我们超越

这种“触手可及”般的感觉

很奇妙、很轻快、很享受” 

今年,他们再次挑战了上海马拉松

有那根绳在、有陪跑员在

他们跑得很尽兴

上一篇: 乌鲁木齐制定专门政策帮扶困难群体应对疫情影响
下一篇: 福建漳州大学生捐献造血干细胞 点亮生命之光